当前位置:新闻>>行业动态

全域成都 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

日期:2017-03-28 17:38

前言

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我国城镇化水平显著提高,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不足17.92%提升到2016年的57.35%。然而伴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民工荒”“钉子户”“蚁族”“胶囊公寓”等问题也逐渐显现,成为城市发展的硬伤。

要妥善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从全局出发,以城乡统筹为着眼点,改革现有体制,打破城乡“二元”结构藩篱,保障社会公平和正义,创造一个安稳和谐的经济发展环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城镇化发展过程中,成都的“全域”发展理念、杭州的“三个融合”理念、重庆的“以人为本”理念,都给我们带来不少启示。

宽阔笔直的水泥马路,风格统一的居住小区,功能完善的社区配套……这里不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大城市,却拥有着和城市不相上下的生活舒适度。在成都,新型城镇化建设让近郊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小镇越来越具有城市的味道。

成都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核心是以人为本。在由传统城镇化向新型城镇化转型的过程中,成都不是单纯地发展乡镇经济,而是以“全域成都”为原则,积极加快卫星城和中小城市建设,大力推进建设管理转型升级,统筹建设幸福美丽新村,进一步打造宜人化的城市功能品质,让中心城区的持续发展发挥重要的引领作用。

城的规划

“全域成都”理念挂帅实现城乡规划“全域覆盖”

20076月,成都被批准设立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7月,成都市首次提出“全域成都”的概念,用‘全域成都’的理念实施城乡统筹。

“全域成都”主要体现在三方面:城乡规划的“全域覆盖”、城乡交通的“全域畅通”、城乡社会公共服务的“全域均衡”,目的是要把成都市的区域概念由过去理解的主城区扩展为1.24万平方公里的全域成都,从而大大提升了统筹城乡的品质;是要把成都城市化发展定位于新型城乡形态,让市场要素在成都市域内无障碍流动;是要把政府可调控资源在“全域成都”内向低位倾斜,全方位为统筹城乡发展增强可持续动力。

目前,“全域成都”逐步形成“一城两带六走廊”的格局。一城即中心城,两带即龙泉山脉和龙门山脉,六走廊即中心城—华阳—正兴、中心城—双流—新津—蒲江、中心城—温江—邛崃、中心城—郫县—都江堰、中心城—新都—青白江—金堂、中心城—龙泉。

人的流动

“全域成都”城乡统一户籍实现居民自由迁徙

 “居民”与“农民”是计划经济时代“二元化”户籍管理制度形成的两种身份差别。户籍限制让居住在农村的“农民”在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都无法享有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待遇。无疑,人口流动是“全域成都”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成都市的户籍改革始于2003年。2003年,成都取消了入户指标限制,以条件准入制代替“入城指标”;2004年,打破沿袭50年的二元户籍登记制度,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性质划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2006年,率先实现本市农民租住统一规划修建的房屋可入户;20084 实现本市农民租住私人住房可入户,彻底打破由货币筑起的阻碍农民向城镇转移的壁垒;2010年出台《关于“全域成都”城乡统一户籍实现居民自由迁徙的意见》,在2012年实现“全域成都”统一户籍,城乡居民可以自由迁徙,城乡同享住房保障,城乡统一社会保险,并实现统一户籍背景下的享有平等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

成都户改过程中,为了充分保障农民的基本权益,农民进城不以牺牲承包地、宅基地等财产权为代价。

“我做了几十年的农村人,城乡户籍统一后,和城里人没啥子区别了!”2010年,42岁的成都市金堂县农民李永贵的户籍变成了“居民”。在这过程中,李永贵原有的“农民”身份利益并没有受到侵害。原因在于,成都在鼓励农民进城的基础上,城乡居民可以自由流动,农民进城不以牺牲自己的财产权为代价,即农民可以带产权进城,就业、参加社保不以丧失承包地为前提,并完全尊重群众的意愿,不进城同样享受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等,同时,破除城镇居民到农村居住、生活、就业的障碍,努力实现城乡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

区的发展

“北改”推进中心城区“二次”开发

以人为核心,推进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健康城镇化,旧城改造是重要任务。

66岁的刘群富是成都“北改第一签”的成华区青龙街道西林居民,2012年,他是第一个在《农房搬迁过渡、安置协议》上签下名字、盖上手印的人,成为成都市“北改”工程中第一个签约的居民。

西林社区所在的成华区昭觉寺片区是成华区确定的第一个改造片区,同时也成为成都市启动“北改”以来,第一个实质性最早实现签约改造的片区。

成都“北改”工程规划为195平方公里,涉及金牛、成华、新都三个区,其中集中实施改造的范围约104平方公里。在旧城片区拆迁改造上,北改工程以成都铁路局、中铁二局、木综厂、五冶及省林业厅等大单位自主改造工程为带动示范项目,加快火车北站片区的改造进程;以华西集团自主改造、八里庄、二仙桥旧城改造为重点,加快曹家巷片区的改造进程;加快天回镇、洞子口的旧城改造工作,结合凤凰山机场的搬迁工作,推动凤凰山片区的旧场镇、旧街道、旧院落的整治工作。

“北改”不仅改变了刘群富的生活,也让更多的人拥有了提升生活品质和服务的机会。据成华区相关负责人介绍,为解决该片区居民子女入学难的问题,该区还同步在安置小区东侧配套建设了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配套学校占地27亩,分为ABC三区,共有36个教学班,可提供学位1728个。

“北改”这项巨大的民生工程,正是成都在探索新型城镇化道路的一次实践。城镇化,不再是简单的城市人口比例增加和面积扩张,而是要在产业支撑、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生活方式等方面实现由“乡”到“城”的转变,打破城市的二元结构。

除了中心城区的“二次开发”,卫星城的发展渐渐分担起了中心城区的部分功能,让“全域成都”的城镇化走得从容淡定。

比如青白江区和新都区、新津县分别分担了成都中心城区的物流功能、新材料产业,并得到科学分解;都江堰市则根据自己的文化底蕴和自然资源分担着文化、旅游的功能;龙泉驿区已逐步形成以中高端和新能源汽车制造为主的产业集群,分担着制造业的功能……

半小时就到城中心、家旁边就有好学校、出了门就是大医院……卫星城的发展,让城镇化后的居民有了更多的选择,“城”的概念不再仅仅是中心区域,而是扩大为更多的“适宜居住区”。

卫星城的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建设,成都市近年大力实施“交通先行”战略,构建全域内的立体交通体系。龙泉驿区是从交通建设中得益的卫星城之一,快速通道、高速路、轨道交通网络迅速完善;都江堰的成灌快铁、龙泉驿地铁开进了城区等都是最有力的佐证。

市的网络

打造“双核共兴、一城多市”网络城市群发展格局

2015年和2016年的成都两会上,“独立成市”的概念已然成为成都城镇化建设的“关键词”。

“十八大后,新型城镇化建设思路有了根本性转变,以前有的城市建设规划一味求大和摊大饼,导致公共资源不断往大城市倾斜,但城市本身却难以承载越来越多的人口和功能。不少市民对城市的各种拥堵苦不堪言。”在成都城建部门看来,新型城镇化首治“大城市病”。为此,成都开出的一剂药方就是要“按照独立成市的理念,构建双核共兴、一城多市的‘网络城市群’”。同时,成都按照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的发展要求,将加快卫星城“独立成市”。此外,成都还将积极培育金堂、彭州、崇州、大邑等6个原第三圈层的县市。

在成都看来,网络城市群是城市群发展的高级形态,“独立成市”是构建网络城市群的基本前提,而“双核共兴、一城多市”则是主要路径。已经编制完成的《成都市新型城镇化规划(20152020年)》显示,成都正统筹谋划“双核共兴、一城多市”的网络城市群大都市区发展格局。其中,天府新区和成都主城区构成的“双核”将引发强大的共振效应,推动成都城镇化路径向新的深度和广度探寻。